胡崖网
健康养生 社会 综合 国际 时事 科技 娱乐 财经 文化 教育 军事 旅游 体育 汽车
胡崖网 > 国际 > 怎样从博彩账户中把钱弄出来-英俊的“傻子”老所死了,我还欠他一杯热水

怎样从博彩账户中把钱弄出来-英俊的“傻子”老所死了,我还欠他一杯热水

怎样从博彩账户中把钱弄出来,我七八岁时认识老所,只知道他姓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全名。老所是我从记事起认识傻子这两个字时,在现实中看到的第一位真人版傻子。

老所身高一米八左右,身子骨瘦弱。他总是双手交互插在衣服袖子里端在胸前,背微驼,缩着脖子,脸上带着谜如蒙拉丽莎般的微笑,旁若无人地走在大街上。

老所并不老,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也就二十多岁。埋了吧汰的打扮遮盖不住他英俊的脸。他有着长长的眼睫毛,在我多次想靠近他而不能的时候,都会盯着他的睫毛看上好一阵。

多年前犀利哥横空出世的时候,我就想起老所,老所可比他帅多了。

蓬头垢面,胡子拉碴,脸上新旧相接的抓痕和斑斑血迹,是老所给人最难忘的视觉印象。老所常年穿着一套油腻腻的中山装,油腻多来自汗渍和灰尘,以及席地躺下粘上的泥土,再和吃东西时随手蹭在衣服上的油混在一起,久而久之会泛着一层闪亮的光,特别像坚硬的铠甲。用我们东北话讲,衣服脏得都能打铁了。

夏天热了,他就光膀子;天气稍微变冷,他就在中山装里面套上一件棉袄,身上永远散发着一股馊味儿。他从来不洗澡。

每当老所饿了,他就去街上的垃圾点或者饭店门口找食吃。偶尔路过街边的小吃摊,他总笑着走上前去,还未伸手,摊主就主动伸手递上一个早已准备好的食物,不过这样的食物多半是卖不出去的或者变质的。

即便如此,遇上这样的摊主算是老所的小幸运,街上大多小贩对老所都厌恶得很,嫌弃他脏,担心老所做什么出格的事或者突然发疯。

他们该有多嫌弃老所呢?老所只是路过,有些人老早就准备好恶言恶语,等老所溜达到他们跟前儿,如连珠炮一样噼里啪啦地放出,好像昨天丢的二斤豆腐都是老所偷的一样。

更有极端的人会直接上手。老所脸上的抓痕多来自街上蛮横的东北老娘们儿,她们害怕老所横在摊前影响她们生意,好像一整天不开张也要算在老所头上。她们很清楚上手打老所没人会拉着。毕竟,老所是一个几乎人人都可以骂上几句、打上几下的人们口中的傻子。

小时候,每次见到老所,小伙伴们都拉着我像见了鬼一样逃离现场,边跑还大喊着“所傻子来了所傻子来了”,而我永远都处于懵懵的状态。傻子对我们做什么了?我们为什么要跑?有好几次我都想离他近点,但是真的不敢,人云亦云地担心老所会突然站起来打我。

事实上,在老所20年的游街生涯中,他没有打过任何人。

就这样年复一年,我小学毕业了,已经习惯有这样一个傻子在大街上来回游走,可以随意地被呼来喝去,毫无防备地接受别人的言语侮辱甚至扔过来的小石子。

直到有一天,我们小镇办了一个地方电视台,可以做现场直播,每天播报个体商家的广告或小镇政府又出了什么新政策,或家长里短的琐事。

家人告诉我,电视上唯一的女播音员是老所的亲侄女,我这才仔细地端详,这位播音员长得还真是好看,那么老所也铁定是帅哥一枚。我突然好奇起来,为什么长得那么好看的老所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后来听家里人说,老所从小父母双亡,和哥嫂一起生活。老所长得帅气,而且学习好。至于为什么傻了,有种说法是:他喜欢上一个姑娘但是姑娘父母不同意,同时老所的哥嫂也在其中棒打鸳鸯。带着极度忧郁和气愤,老所睡着了,一觉醒来就疯了。

疯了之后的老所,整日在街上游荡,饿了就在街上捡东西吃,困了就找个自认为舒服的地方躺下睡觉。老所从不在人前破口大骂,张牙舞爪的,任凭街上的摊贩,泼皮妇女打骂他都不还手,特别绅士。

老所是一个纯粹的安静的美男子。他喜欢坐在闹市的角落里自言自语,我总是好奇地想知道他在叨叨什么,却从来未敢靠近细听。

2012年,身在外地的我和妈妈打电话聊天,无意中聊到老所,妈妈说老所死了。我发呆了好一会儿,哭着问妈妈老所怎么去世的,妈妈说是常年在外捡东西吃得不干不净的,生病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也没人照顾,就这样死了(卒龄不详,大概四十五岁)。

挂掉电话,我在脑海中尽力搜寻最后一次见老所时的情景。差不多是2009年,不记得是啥季节了,老所真的变成了老所,白发丛生,整个人沧桑了很多,背驼得更厉害,还不住地咳嗽。他手里拿着一本没有封皮的书,坐在小镇东边十字路口的两层楼下晒太阳,安静地看着书。

好多年过去,我特别后悔没有近距离接触老所,哪怕一次,哪怕和他打一个和善的跟正常人一样的招呼。有几回,看到他在街上冻得瑟瑟发抖,我都特想招呼他进我家的饭馆,递给他一杯热水或几个包子,让他名正言顺地坐在餐桌前吃顿饭(不过别的客人是不允许的,我也知道妈妈肯定已给过他很多吃食)。如果他愿意敞开心扉,和我说说他这么多年的苦就更好了。

不过,这已成为无法挽回的遗憾。

老所活着的时候没有人在意他的喜怒哀乐,走了之后更不会有人记得他的故事。而我只能尽力拼凑关于老所支离破碎的片段,用拙笔记录我所看到的,一个实实在在的人的前半生。

不管老所到底是何种原因疯掉的,我都从来没有把他当作一个傻子。我甚至想,如果他真的是因爱而疯,我都有点爱上他了。

仅此祝愿老所在另一个世界安详地生活,不再受苦。

文 / 祖文博

编辑 / 陈璇每人互动

你身边有没有过像老所这样的人?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尊重原创,侵权必究。

众筹人生,是这个栏目的名字,众筹的是每个人亲身经历的事。

一段段经历汇聚在一起,才是莫大的收获,生活在一个固定轨道里的你,能看到更多面的人生。

我们不是生活的导演,日子也不会一直像电影剧情一样展开,所以故事里的经历应该是真实的,也只有真实,才能让你看清那个时候的自己,才能给内心最大的力量。

“我”是这里的主角,我们愿意你以自述的方式,说出你的感知,也相信,所有读到文字的人,都会用心感受。

写下来吧,发给我们,你有故事,我们有酒!

喜欢这篇文章吗,想看更多这样的文章,请移步每日人物(meirirenwu)微信号

韦柿资讯

上一篇: 大白兔奶糖等知名品牌遭遇“山寨”
下一篇: 视频|印度企业家在上海创业,打造中印信息技术走廊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hyperempiria.com 胡崖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