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崖网
健康养生 社会 综合 国际 时事 科技 娱乐 财经 文化 教育 军事 旅游 体育 汽车
胡崖网 > 综合 > 取消贷款基准利率?央行这样说

它目前面临通胀压力吗?贷款基准利率会被取消吗?mlf利率会下调以引导lpr下降吗?“标准债务”资产识别的引入会给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2019年10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召开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统计新闻发布会。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兼发言人周学东、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统计调查司司长兼发言人阮蹇宏、金融市场部主任邹兰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回答了上述问题。

新闻发言人兼交通部主任阮蹇宏表示,总体而言,社会融资规模有所增加。初步统计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长18.74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28万亿元。9月份社会融资增加2.2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383亿元。9月底,社会融资存量为219.04万亿元,同比增长10.8%,同比增长0.2个百分点。

推动社会融资增长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阮蹇宏指出有四个主要原因。首先,对实体经济信贷的金融支持继续增加。前三季度,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3.9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1万亿元。

第二是公司债券。公司债券的增幅仍然相对较大,公司债券的比重也在上升。前三季度,公司债券融资净额为2.39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6955亿元。就比例而言,前三季度企业债券占同期社会融资的12.8%,比去年同期高出1.8个百分点。

三是地方政府特别债券发行相对强劲。前三季度,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融资净额为2.1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4704亿元。

第四,表外融资下降明显改善,前三季度表外融资三次下降明显减少。其中委托贷款减少6454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5138亿元。信托贷款减少1078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3589亿元,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减少5224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1562亿元,这三项合计比去年同期减少1.03万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阮蹇宏还预计宏观杠杆率第三季度整体保持稳定。即使增长,增长也是非常有限的。

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旨在保持国内整体物价水平稳定。今年9月,cpi同比上涨3%。过去几年消费者物价指数是否超过3%是通货膨胀的一个重要信号,但生产者价格指数9月份下降了1.2%。

央行目前面临通胀压力吗?货币政策如何在引导融资成本下降趋势和调整通胀之间取得平衡?

孙国峰表示,从国际角度来看,cpi指数是最受关注的指数。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密切关注价格趋势的动态变化,所以我们应该密切关注cpi和ppi后期发展的变化。

孙国峰强调,目前中国没有持续通胀或通缩的基础,但也应防止通胀预期蔓延形成恶性循环。因此,从这个角度看,央行需要关注预期变化,通过改革降低融资成本。今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改革完善了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形成机制。8月20日和9月20日,新机制下的lpr已经发布了两次。综上所述,一年期的长期有效利率比同期基准利率低15个基点,五年以上的长期有效利率比同期基准利率低5个基点。这基本符合市场预期。金融市场相对稳定,社会反映积极。

「可以看出,一是推广使用低利率有利于利率下调,二是低利率本身也略有下调。三是打破贷款利率的隐性下限。通过改革,我们可以看到它促进了贷款利率的下降趋势。2019年9月,企业贷款利率为5.24%,比去年高36个基点,在缓解信贷紧缩、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了较好的作用。这是为了降低成本。”孙国峰说道。

在控制预期方面,孙国峰表示,通过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m2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和社会融资规模将基本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相匹配,释放出稳健的信号。目前,存款基准利率保持稳定。贷款利率通过改革主要集中在lpr上,这也有利于稳定预期,从而在引导融资成本下降趋势和调整通货膨胀之间取得平衡。

孙国峰表示,随着未来新贷款使用lpr比例的增加和现有贷款转换的推进,未来贷款基准利率的逐步淡出应该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目前,中国人民银行正在积极推进贷款市场中引用利率lpr的应用,这一比例正在逐步提高。我们还期望进步,即所谓的“358”进步。孙国峰提到,对于大银行来说,使用lpr的新增贷款比例今年9月达到30%,第四季度达到50%,明年第一季度超过80%。中小银行的申请率今年第四季度达到50%以上,明年第一季度达到80%以上。

孙国峰认为,目前的进展已经超出了最初的预期。随着lpr使用比例的进一步增加,新发放的贷款主要参照lpr定价。"同时,我们也在研究现有贷款定价基准的转换."

关于原有融资的延续,市场部主任邹兰表示:“据我们所知,相关金融机构实际上已经做了深入的研究,一出台新的资本管理规定就做了各种准备。最终的规则制定应有利于最终完成移交,否则,总会有不确定性。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也是为了进一步保持一个更加包容和开放的空间,尽可能多的延续和更换不同的产品,这也反映在我们的《债权资产认定标准规则(征求意见稿)》对记者提问的回答中

邹兰指出,从债券开始,特别是私募债券,是更好的继续方式。当然,这也包括以前的《金融基础设施全面监管工作计划》已经通过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的审议,我们对基础设施的认定也比过去更加包容。此外,业内也重视商业票据的识别,根据新资本监管原则,商业票据应是“非标准”产品。为了在延续过程中更加稳定,票据交换和许多组织都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并试图引入标准化票据。标准化法案仍在改进过程中。信息披露、规则确定、流动性机制和定价仍在逐步完善过程中。随着这些方面的改进,标准化票据可能会成为延续过去“非标准”产品的一个很好的选择。

关于银灯中心的产品是“标准”还是“非标准”的问题,周学东补充说,事实上符合五个条件的银灯中心的产品都是标准化产品,不符合五个条件的应该是“非标准”。因此,不能笼统地说银灯中心的所有产品都是“标准”或非标准的。

孙国峰提到,lpr利率本身更能反映市场利率。与去年相比,市场利率水平大幅下降。现在更重要的是通过改革完善利率传导机制,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促进贷款实际利率下降趋势。

8月20日和9月20日公布的lpr最近有所下降,这应该与市场预期大体一致。这主要体现在mlf点范围的缩小,因为mlf利率一直保持稳定,而点范围的缩小更反映了风险溢价变化的因素。因为当报价银行考虑报价时,它会给mlf利率增加一些点数。增加点的范围受自身资本成本、市场供求和风险溢价因素的影响,并将有所调整。

早期市场利率已经大幅下降。关键问题在于如何降低风险溢价。9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对仅在本省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全面下调0.5个百分点,再下调1个百分点,这有利于降低商业银行自身的资本成本,降低风险溢价。因此,9月20日的lpr报价也有所下降,这是市场报价的体现。Mlf利率本身取决于中央银行通过竞价投放流动性形成的市场化竞价结果。受流动性影响,它是影响lpr报价的一个因素。

上一篇: “森呼吸林距离”,江苏旅游新热点
下一篇: 栾川扶贫情未了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hyperempiria.com 胡崖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