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崖网
健康养生 社会 综合 国际 时事 科技 娱乐 财经 文化 教育 军事 旅游 体育 汽车
胡崖网 > 社会 > 冠县“血水井”惨案:76年前20多名村民被日军残忍杀害

你关心的是标题。

“血井”急需保护

在冠县三阿镇前李钊村西南的一片快速生长的森林中,一口枯井藏在一些杂草中。井壁上的井砖覆盖着深棕色风干苔藓。深井底部已经干涸,穿过陈喆的树枝和砖块。井口旁边矗立着一块刻有“血井”字样的黑色石碑。76年前,20多名手无寸铁的村民在这里被日军残忍杀害,后来被称为“血井”屠杀。

聊城市重点革命老区村党支部书记李金魁在9月17日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该村目前正在申请修建一个红色教育基地、一座保护水井的纪念亭和一座介绍当年悲惨事件的纪念碑,以便人们能够在清明节悼念烈士,让子孙后代记住这段痛苦的历史。86岁的退休教师李慧芳正在调查这段历史,以了解大屠杀的受害者及其后代,并进一步丰富相关的史料。

个人经历:日军包围村庄搜索八路军

1943年,抗日战争进入后期。当时,以白塔子和赵庄为中心的关县南部约20个村庄是关县抗日根据地的中心,也是鲁西北党、政府、军事机关和抗日武装力量的永久驻地。1943年6月10日,日寇从邱县、关县、馆陶、临清、聊城等11个县调动了约14500名日伪部队。部队分成15条路线,以白塔子和赵庄为主要汇合点,进行大规模的围剿。这也是日军在关南抗日根据地发动的最后一次大规模“铁壁包围圈”。86岁的李慧芳是冠县一中的数学老师,现已退休。他是“血井”事件前后事件的目击者。李慧芳告诉记者,1942年,新县到冠县有一条通讯电缆,白天由日军架设,晚上被游击队切断。对此,日本军队非常生气。那时,他9岁,电线放在家里,所以他对这件事的印象非常清楚。这一天是农历五月初八。由于驻扎在关县的日军的围剿,附近的村民一大早就开始往南跑,许多动物紧随其后。他们跑到新县的大王寨,躲在沙窝、芦苇、树林和杂草中。后来,新县的伪军从南到北,村民们在9点左右跑回村子。李慧芳的房子是一个大庭院,占地7亩,有很多树。村民们跑到他家去找一个藏身之处。进入村庄后,日军开始搜寻抗日游击队,后来进入李慧芳家的院子。旧院子里有三间西屋。从附近村庄来避难的村民都躲在这里。男人藏在南方,包括他的父亲。妇女和儿童藏在北方。土炕被揭开后,几个人躲在里面。他的哥哥李申会也藏在里面。日军进来后,他们把这些人从房子里赶到外面,然后把那些手里拿着白衣服和茧的人赶回房子里。之后,他们开枪打死了五个人,三个人在房子里,两个人在窗户下面。李慧芳的父亲趁敌人不注意,弯下腰从枪下跑了出来。敌人把他赶出去,用枪捅了他一下。一把刀刺伤了他的左胸。血立刻涌出,把他的衣服染成红色。李慧芳说,就在他父亲抓起枪与敌人对峙的时候,他母亲跑过去说,她的丈夫是一群人,不是士兵,所以敌人没有再刺伤他。那时,可以说她险些丧命。

李慧芳说东邻居的房子里没有被墙隔开的房间。他叔叔李典军在这个院子里被敌人杀死,而他叔叔李殿松的东屋被烧毁。日本军队站在树荫下观看。

李慧芳回忆过去

记忆:无辜的村民在井里被杀

1943年6月10日12点左右,凶猛的敌人将村民赶到前庄莉西部的一个大坑里。经过一个接一个的检查和询问,他们找到了嫌疑人,把他们拖到坑边的水井边,连续推下了20多人。然后他们点燃井边的残茬,把它扔进了井里。然后他们向井里发射机枪,向井里扔手榴弹,最后被推进磨坊。立刻,水面上升了十多英尺,变成了一桶血。直到下午3点,日军和伪军才离开前李兆庄。当他们离开时,他们还在村内外开枪打死了12人,并扣押了几十人来运送他们的财物。其中一些人再也没有回来。李慧芳告诉记者,他亲眼目睹了日本军队在村子里的恶行。听老人说,日军撤退后,外出避难的村民陆续回来了。与此同时,村民李惠泉、李会昌、李晋中和井主李庭芝开始从井里打捞遇难者的尸体。人们用铁钩和麻绳打捞。由于水深,他们只打捞出两具尸体。他们打捞上来的尸体只有一个脑袋和一张嘴。曹玉梅最终被推到了地下的刘四弟村。另一个被炸得面目全非,后来被许多人认出是白塔集的李邦野。6月12日清晨,村民们前来抢救死者。他们摇着井口的绞盘车,把几桶深红色的血倒进井边的地上。井中的尸体从不同的方向出现。李庭芝在腰间系了一根井绳,然后把它滑进了井里。他在尸体的胸部绑了一根井绳。井上的村民摇动绞盘,将尸体一具一具地抬到地上。被打捞出来的死者袁野的尸体被吓坏了。有些人一丝不挂,有些人穿着夹克但没有衣服,有些人有刀伤,有些人头上有弹孔,有些人只剩半个头,有些人胸部被炸得粉碎,有些人四肢残缺,有些人肠子从胃里流出来,有些人尸体流血...清理完井里的尸体后,李庭芝捞出了不止一个粪筐和敌人扔进井里的半个粪筐手榴弹。此后不久,李庭芝变得心烦意乱。李慧芳在现场找人。他说李庭芝和李会昌等。下到井里,一共打捞出24具尸体。后来,相关材料说有25具尸体。“被绞盘绞起来的井水里充满了鲜红的血。清理它花了两三天。”那时,井边有一块菜地。当死者获救时,大片土地被鲜血浸湿,这令人震惊。

调查:丰富史料不可懈怠

后来,为了纪念死者,当地政府和群众将这口井命名为“血井”。1992年4月,冠县市人民政府指定“血井”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3月,“血井”被指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每到清明节,附近中小学校的学生都会聚集在“血井”附近聆听痛苦的历史。记者在现场看到,76年后,这口井已经干涸,隐藏在一些杂草中。井壁覆盖着深棕色风干苔藓,井底覆盖着陈喆树枝和砖块。井口旁边立着一块黑色的石碑。刻在上面的“血井”非常醒目。李钊村前党支部书记李金魁说,这口血井是日本侵华的证据,是广大群众和青少年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2017年,旧社会促进发展等相关部门将会同民政部门等部门进行实地考察,计划在井上修建纪念亭和纪念碑,丰富相关史料和内容,保护这段历史和革命遗迹,使之成为红色教育基地,让前来祭拜清明节等节日的学生和群众了解这里发生的革命故事。然而,近年来,人们很少来这里。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村里的道路急需维修,一条1500米长的旧道路会在一点点雨后积水。非常泥泞,车辆无法正常行驶。因此,“血井”的现状不利于革命教育的传播和传承。“‘血井’是日本侵略者杀害中国人民的确凿证据,是市县两级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们应该好好保护他们。”李慧芳说,“血井”已经积了很多泥,甚至几乎被掩埋了。但愿这里能建一个纪念馆或亭子。如果它得不到保护,人们将只能在几十年内看到历史遗迹,如刻有“血井”字样的石碑。李会昌,1938年入党,是李慧芳的西部邻居,日军包围李慧芳时,他躲在祖母的房子里。“保护‘血井’就是要记住这段历史。不断丰富史料是这一时期的历史。”李慧芳说,很多历史细节对后代来说并不清楚,所以只要他有精力,他就会继续调查、收集和整理相关资料,组织有知识、有思想和能力的年轻人参与其中,让更多的人能够理解和理解这段历史...

■来源:聊城头条(聊城晚报)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张木伦

你花了几秒钟阅读

点击[寻找]哔哔声!

上一篇: 阿里重庆签约丨学会吃辣,学会方言……张勇与重庆颇有渊源
下一篇: 3分钟看车圈:“神车”走起了豪华风格?五菱宏光PLUS内饰公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Copyright 2018-2019 hyperempiria.com 胡崖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